相关文章

湖北职业打假人购买“成人羊奶粉”后状告欺诈

根据工商部门的分析,职业打假人的主要特点是,知假打假,以索取高额赔偿和奖励为目的,熟知相关法律和流程,往往对商品不同种类反复投诉,对某一商家多次投诉。

上述网络交易监管部门负责人说,职业打假人呈现出“集团化”的趋势,他们通过QQ群、微信群联动,发现某公司、某产品有虚假宣传等问题,就会全体出动。从一些投诉信件中可以看出,购货人和投诉人的名字、电话信息不一致,说明他们内部有着明确分工。

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,记者搜索一些“职业打假人”的名字,有的涉及买卖合同纠纷案件达数十个,被起诉的商家遍及全国各地。一位知名职业打假人设立了专门公司,去年“双11”期间准备了100万元资金抢货,号称要索赔1000万元。

近日有媒体报道,某职业打假人经过10年的发展,形成了包括律师在内的近20人打假团队,在北京、天津、郑州、广州、重庆、成都等6个城市设有办事处,在这些地方租用仓库存放问题商品。从线索搜集、问题认定到购货、索赔,工作人员分工细化。

胜率80% 职业打假仍存争议

记者了解到,部分职业打假人出现了异化,以“打假”之名行“造假”之实。比如,有的所谓“打假人”用蘸有特殊药水的棉布将商品的生产日期擦去,又通过针扎孔往面包里塞头发,以此向商家索赔。

有着“湖南王海”之称的喻晖,从事专业打假已有21年时间。对于当前打假群体的乱象,喻晖认为,一些人采取诈骗、敲诈等违法违规手段,不是真正的打假维权。打假人的行为必须在法律范围内,这是“底线”。

这些“造假打假”者把本来就充满争议的职业打假人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,职业打假人是以营利为目的,不能算是真正的消费者,他们对于打击假冒伪劣和维护公共利益的作用十分有限。而且,职业索赔行为占用了大量行政和司法资源,给正常的市场监管工作带来了负面影响。

不过,在喻晖等专业打假人士看来,社会上对“打假人”更多的是误解,比如批评他们高额索赔、和商家“私了”,其实这些都是有法可依的正当权利。

“首先是产品有问题,才会有打假行为。”湖南骄阳律师事务所民商部主任王飞鹏认为,不能因为职业打假人的身份或者其目的不单纯,就否认他们是消费者。实际上,职业打假人是政府监管力量的有力补充,应当鼓励他们发挥积极作用。

一家法律服务机构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,通过分析7000余份上网公开裁判文书,在牵涉职业打假争议的案件中,80%以上职业打假人的主张获得法院支持。

值得关注的是,2016年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,将“以营利为目的而购买、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”排除在消法保护的范围之外。

这一“排除性”规定会否最终落地,将很大程度上决定职业打假人的未来生存空间。据了解,一些职业打假人开始考虑如何转型。

湖南省工商局网络交易监管处副处长陶健认为,“职业打假人”只是俗称,还是要尽快在国家法律层面予以明确界定,以利于依法行政。对于企业经营者来说,则要加强诚信经营和公平竞争,对产品存在的问题不能抱有侥幸心理。(记者 白田田 张兴军 长沙)